Translate

官邸血案 (4) 殺手的縱跡

(4) 殺手的縱跡

     官邸血案發生後第五天,由於唯一被發現的嫌犯孫榮新的脫逃,使得整個案情仍然陷入膠著之中。
     但是整個偵調工作外弛而內張,鴨子划水,袁偉民除指令桃園縣市警局全力緝拿孫榮新到案以外,並請一併調查他的人際關係。
     十一點鐘不到,鑑定彈売及彈道的報告出爐,那子彈發自二支手槍,都佩有滅音器。
     下午一點多,柯進成派幹員送來得孫榮新的照片,袁偉民已經把他列為本案關鏈人物,於是連同共它相關資料呈報八號分機,發佈全國通緝,只是暫時在暗中進行不向外發佈消息。
     另外,袁偉民透過他的特殊管道,獲得若干桃園縣市警政人員以及代表議員跟環南街特種營業掛勾的情報。該情報還透露出官邸血案有幕後唆使者,擒賊固須擒王,有內奸走露消息,可能令他的努力功敗垂成。
     第六天上午,警政單位鑑識組的指紋比對完成,在大門後衛室查無可疑指紋,官邸裡陸邦佑市長個人書房,尤其是書桌及保險箱周邊都佈滿了他個人的指紋。
     至於麻將間則情況相當地複雜,大概是人來人往過於頻繁,指紋除了陸邦佑夫妻及女佣簡秀月以外,簡直是無從比對。
     從種種跡象顯示,官邸兇手不止一人,而且是經驗老到的殺手型人物,在做案時使用的武器曾考慮到降低聲音的問題,選擇做案的日子是個風雨飄搖的颱風天,在查不出任何可疑指紋的情況下,袁偉民判斷,兇手們做案時戴著手套。

     袁偉民甚而至於懷疑兇手之一跟劉崇佑是熟識,否則他應該不會在風雨交加的午夜時分給人隨便開門。而劉警衛的被殺害,有著殺人滅口的意味。... 待續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3) (3-1) (3-2) (3-3) (3-4) (3-5) (3-6)
(4)

官邸血案 (3-6) | 高源小說


 說完就從伴唱機下方櫃中搜尋,拿出一卷,然後塞進伴唱機中,說:
     「小女子就給請位唱一首:夜來香。」
     ─那南風吹來清涼,
         那夜鶯啼聲淒蒼,
         月下的花兒已入夢鄉,
         只有那夜來香,吐露芬芳,
         我愛這夜色茫茫,
也愛這夜鶯歌唱,
更愛那花一般的夢,
擁抱著夜來香,
吻著夜來香,
夜來香,我為妳歌唱,
        夜來香,我為妳思量,
        我愛這夜色茫茫,
        也愛這夜鶯歌唱,
         更愛那花一般的夢,
         擁抱著夜來香,
         吻著夜來香,
         夜來香,夜來香,夜來香。
     若沒有那鄧麗君做底在唱,這小姐實在是唱得夠爛,但是眾人都鼓了掌,看她似有意再唱,王朝昌就從她手裡奪下麥克風,說:
     「小費不能給妳一個人賺。」
     然後遞給另外一位小姐,那小姐唱了一首「在水一方」:
     ─綠草蒼蒼,
        白霧茫茫,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
    再后,由第三位小姐不用伴唱機清唱一曲:
    ─風雨午夜:
        風狂雨劇秋日暮,
        巨楓葉落無人顧,
        日遮月隱午夜後,
        聲聲瑟瑟摧人木。
     唱完,又重複再唱一遍。
     聽完,王朝昌問:
     「小姐,這個曲子我好像從來沒聽過?」
     那小姐回答說:
     「前天晚上,有一位客人叫他音樂老師客人,快喝醉前唱了這首歌,唱完,還掏出影印的歌詞,每人給一份,說是他編的詩和曲。」
  續說:
     「有人問他這首詩的詩意是什麼,他說,三天前,桃園官邸在颱風的午夜發生血案,巨楓是市長,無人照顧,慘遭槍殺,所謂摧人木的木是指棺材。」
     解說完,呂技正給她五百,楊技正給另一位小姐三百。
     說老實話,在過去那快三天之中,三位感覺到的是,剛才那約二個鐘頭是最輕鬆的了,尤其是最后的半個鐘頭。
     王朝昌交待買單,吩咐小姐請內講上來。
     此時,不想那半裸小姐有點著急地說:
     「怎麼,這麼快就算帳,不上三樓密室去全套,半套或者2P3P?」


王朝昌笑著說:
     「下一次吧,小姐,妳叫什麼?」
     她有點楞楞地說:
     「我叫冬冬,下次來可別忘記點我喲?」
     然后再問了另外二位小姐的藝名,就行離去
    次日到班,得到的情報是,狡兔三窟的孫榮新好像是失縱了。
     這令王朝昌更加懷疑,是否有人通風報信。

...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3) (3-1) (3-2) (3-3) (3-4) (3-5) (3-6)
(4)

官邸血案 (3-5) | 高源小說


說完就從伴唱機下方櫃中搜尋,拿出一卷,然後塞進伴唱機中,說:
     呂技正有點兒正經八百地說:
     「小姐脫光了不怕臨檢把妳捉去警局!?」
     那小姐笑著回答說:
     「有什麼好怕的,管區的警察是本店的外圍股東,有臨檢時多會先打電話來通知,我曾看過一齣法國電影叫愛瑪姑娘的,一大票姑娘被菜鳥警察捉去警局,才一個鐘頭都被放出來了,那管區首長也是鳥娃更的客人,全世界都一樣,有什麼希奇!」
     聽完,三位郎客會心地一笑,於是開始划拳;露連,七巧,背仙,高怪……局面漸漸地有點熱絡起來。
     那小姐輸了拳,前幾拳還乾杯,五拳以後,就從上衣開始脫。
     呂技正也跟另外一位小姐開始划,規距相同,王朝昌看看腕錶,時間已快十一點,那孫榮新還不見人影,而一位小姐脫得只剩下奶罩和內褲,再輸一拳 ,就要開始亮相,於是喊卡。
     王朝昌說:
     「不要再划拳了,這裡有伴唱機,就請每位小姐給我們唱幾曲吧,唱一曲給三百。」
     那半裸的小姐看來有點半醉,語音有點抑楊頓挫地說:
     「讓我來唱第一曲,你,你們喜,喜歡聽什麼歌,唱完給三百,可別黃年喲!
     聽完這話,王朝昌就立刻從口袋掏出三百元給那小姐,說:
     「妳可別黃牛喲!」
     聽客人這麼說,接到那三百就用手塞在奶罩中間乳溝之中,然後一扭一扭走到伴唱機前,開機,手握一支無線麥克風,半醉地說:
     「你這位先生要聽什麼歌,誰,誰的歌?」
     王朝昌說:
     「有鄧麗君的歌嗎?」
    那小姐說:
     「當然有,但是這裡大多數的客人都點日本歌或台灣歌,只有小部份外省人點鄧麗君的歌,你是外省人吧?」...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3) (3-1) (3-2) (3-3) (3-4) (3-5) (3-6)

官邸血案 (3-4) | 高源小說


  第二位小姐把花生和瓜子擺在長桌二邊也問坐在那裡,王朝昌叫她們坐在大沙發椅上,一位拎起酒瓶好像要準備開瓶,王朝昌跟她說:
     「糾都媽得,把酒瓶給我。」
     那小姐稍楞了一下,然後把酒瓶遞給他,接到手,王朝昌立刻把瓶嘴向下,用力地搖搖晃晃約十下,稍待一會兒,向瓶裡瞅了瞅,再把酒瓶交還小姐,說:
     「麻煩妳把酒交給內講,告訴她,換真的來,再拿來假的,我們就算帳走人」。
     那小姐曉得,遇到內行的了。就拎著酒瓶離室,不到十分鐘,再拎著一瓶高梁,後面眼著一位看來三十出頭的小姐,就一屁股坐在小沙發上。
     同法檢查那酒,認為沒問題,就吩咐後來的那位小姐撙酒。
     每人一杯,坐在王朝昌身旁的那位小姐率先發難,舉起小酒杯說:
     「敬三位,我先乾為敬。」
     說完,就乾杯。
     另外五位,也舉杯,有乾杯的,有意思意思的。
     放下酒杯,開始磕瓜子,或吃花生,或吃水菓。
     這小姐們不知道客人是來辦案的,只感覺他們喝酒量都不大,在這種場合不勸酒供色,不但是沒多錢賺,事後還會被老闆罵一頓。
     火鍋上桌後,由小姐們服務,給三位貴賓盛湯撈肉,然後勸酒。
     她們愈加覺得怪怪地,這三位客人跟絕大多數客人不同,湯肉倒是吃不少,但酒量都好像很小,最奇怪的是,他們都不會毛手亂摸一通。
     為了讓局面熱絡起來,這時坐在大沙發椅上的一位小姐說:
     「誰敢跟我划拳!?」
     王朝昌已經看出來這樣子拘謹也不太好,知道揚技正會划拳,就叫他跟那位小姐划。
     揚技正說:
     「這位小姐是划什麼拳。」
     那小姐說:
     「台灣拳,客家拳都可以。」
     揚技正說:
     「那我們就來划台灣拳,沒五魁首。」
     那小姐說:
     「賭注是什麼?」
     揚技正問:
     「賭注是什麼?」
     那小姐說:

     「輸了的就喝一杯,不喝也可以,輸一拳脫一件衣服或褲子,不脫也可以,一拳二百。」...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3) (3-1) (3-2) (3-3) (3-4) (3-5)

官邸血案 (3-3) | 高源小說


 看客人點頭,就按櫃台的上金屬按鈕,沒幾分鐘從樓上走下來一位看起來年紀更大一點的婦人,向三位客人說,請隨我上二樓。
     那婦人先行,三人在後魚貫踏上樓梯,二樓向左,走到第三間,打開房門,三位依序坐在一個長矮桌後的沙發椅上,暫時坐定,婦人問:
     「要喝什麼酒?吃什麼菜,還是火鍋?」
     徵得另二位的同意,決定喝金門高梁,吃火鍋,王朝昌跟內講說:
      「吃排骨火鍋,加青菜、豆腐,有豬血更好,喝高梁,但是不可以上假酒,否則退貨,我們會出去自己買。」
     只見那內講有點無奈地點頭,說:
    「小姐要幾位?我們有大陸妹。」
    王朝昌交待說:
     「先來三位,要年輕漂亮,脾氣好的,還有,新仔是你們的經理吧?來了,請他來一下。
     那內講微笑一下,再微搖頭說:
     「新仔是這裡的副理,今天沒來上班。」
    說完,她就轉身離開房間。
     環顧一下周邊,王朝昌發現,自己坐的長沙發右後有個置雙人床的小房間,大概廁所就在裡面,外面這客廳約有六坪大,左側有座可坐二人的小沙發,自坐正前方有座可移動的黑塑矮櫃,櫃上有一台錄放影機,機旁有二支小型麥克風,應該是台伴唱機,帶子則置放在櫃子裡。
     辦案經驗豐富的王朝昌知道這種色情旅館一定有鬼名堂,不排除有A片,甚而至於供應毒品。
     十多分鐘後,那房間由小姐打開,手中拎著瓶酒,後面跟著內講,雙手捧著盤什錦水菓,盤中還有八個小酒杯,再後面隨著另外一位小姐,二手各端小盤小菜,三人魚貫入室,第一位小姐把金門高梁放在長桌上,問坐在那裡。
     王朝昌馬上移坐到那小沙發上。

     內講把水菓盤放在長桌中央,說去準備火鍋,就行離去。...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3) (3-1) (3-2) (3-3) (3-4)

官邸血案 (3-2) | 高源小說


(承上集)

 「我妹妹從來不告訴家人新仔的詳細地址,聽說他阿媽不怎麼呷意我妹妹,事實上我父母也反對跟他來往,聽說,他是小混混,還是賭徒,在賓館裡做拉皮條的。」
     王朝昌說:
     「簡先生還有什麼可以告訴我的嗎?」
     他回答說?
     「因為雙方家長攏楣呷意,所以那新仔只來過一次,他們約會大多在賓館或新仔的住所,在那裡就不知道了。」
     因為所獲資料已差不多夠了,就告辭,先回勤務中心,那呂技正已採證完畢,立即做了以下簡報:
     一、在簡秀月房間內採到若干指紋。
     二、在衣廚女人上衣口袋裡找到幾楨簡秀月跟一個年青男子郊遊的彩色照片。
     三、在臥床下的抽屉裡找到一張寫著「孫榮新,中壢市,中坡路42124樓」的小記事本。
     在簡報後,徵得袁召集人的同意、王朝昌當機立斷,做了以下決定:
     一、請桃園市警察局派員到環南街孫榮新媽媽家去押她到勤務中心。
      二、請柯進成派員到中壢市,中坡路4124樓去捉孫榮新到案。
     上二個舉措是不得已的,因為自己沒有手下去辦這些事,會不會 有人縱放,則只好交給老天爺。
     當天晚上約九點鐘,環東街的環昌賓館門口到來三個便衣人。走進賓館的櫃台,後面是看來四、五十歲的略胖婦人,應該是內講,那婦人看見三位先生進來,笑瞇瞇地說:
     「要房間住宿嗎?」
     王朝昌說:
     「我們是新仔的朋友介紹來喝酒的,新仔在嗎?」
     那婦人說:
    「新仔今天還沒來,要不要請內講帶你們去二樓?」
  王朝昌問:
     「房間費怎麼算?」
   那內講說:

    「我們這裡有大、中、小三種房間,我看你們三個人喝酒加小姐,要大一點的,有外客廳加內床共二間,是一千五。」...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3) (3-1) (3-2) (3-3)


官邸血案 (3-1) | 高源小說


(承上集)
 離開袁偉民辦公室,立即轉到柯進成辦公室,問他請教到桃新路的走法,以便節省時間。
     柯進成稍縐著眉頭說:
     「到桃新路跟案情相關嗎?要不要在下帶人陪王警官一起去?」
  王朝昌回答說:
     「此行跟本案無關,我是趁空擋去探視一個久未謀面的親戚。」
     事實上,從台北南下的這組專案人員,早已獲知渉案在桃園的錯綜複雜關係,其中包括桃園警界的可能涉入的黑白關係,以致於把調查的軸心儘量地掌握在袁偉民,程真,及自己等少數人手上。
     離開勤務中心,偕楊技正來到何美儀所報地址,發現是座農莊的三合院,連個大門都沒有,來到朝南的正廂,這時從屋裡走出來一位看來三十出頭的年青人,左臂上綁別著個小白麻布,王朝昌表明身份,表示要見簡秀月的父母親。
     那年青人說:
       「我是簡秀月的二表哥,舅媽因傷心過度已臥病在床,我大舅是蟬莊郎,恐不適應警方的訊問,我現在去把堂哥簡銘仁請過來跟你們談。」
     王朝昌發現,這是一座近親共居的院落,就偕揚技正走進正廂,坐在長籐椅上。
     沒多久,就看到一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偕那年青人走進來。那中年男子說:
     「我叫簡銘仁,是簡秀月的大哥」
     於是,四人坐定,王朝昌先做慰問,然後單刀直入地問:
     「你曉不曉得你妹妹有個綽號叫新仔的男朋友?知道他的全名嗎?職業是什麼?住在那裡?」
     簡銘仁說:
     「我妹妹是個話不多的人,只知道新仔好像是叫孫榮新,中壢市人,跟媽媽住在環南街,在環南市場裡有個攤位買魚蝦,他本人是在環東街的環昌賓館上班。」
     聽了這感覺情報蠻有價值,續問:

     「你知道他經常住在那裡嗎?」...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3) (3-1)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