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官邸血案 (2-1) | 高源小說


(承上集)
位鑑識。
     4.警員劉崇佑警槍被奪,但室內、屋內均無明顯打鬥痕跡。
     5.所採指紋已送相關單位比對,但是因為官邸面積很大,平日進出入等甚夥,所以指紋採取僅限於警衛室,右棟進門,麻將間,及書房。
     6.根據初步研判,現場遺失物件應僅限於配槍,現鈔及金飾,保險箱內其它物件,如股票,房地產權狀等均文封未動。
     簡報完畢,袁偉民說:
     「柯大隊長,跟據你的瞭解,到目前為止針對本案,你有什麼疑點或蛛絲馬跡麼?」
     柯進成略做思考,說:
     「根據我個人的初步發現,第一,除非做案歹徒翻牆,否則據研判的做案時間進入宅內,必須有宅內人移栓開鎖,特別是劉警衛開的門,第二、歹徒好像是知道,案發時現場有麻將局,而且是玩大的,否則前往搶劫不就可能撲個空嗎?」
     袁偉民點點頭表示稱許,說:
     「依你之見,重點發現是什麼呢?」
柯進成回答說:
    「我的意思是,宅內有人作內應,或歹徒為室內人的相識,而行動是經過精心策劃,並非臨時起意。」
     袁偉民再問:
     「依大隊長,歹徒行凶的動機是什麼呢?」
     柯進成回答說:
     「很明顯地,應該是一椿搶案,被劫走的金額應該在百萬以上,或更多,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現場竟然連一個活口都不想留,也未免太過份了吧!」
     對話完,袁偉民立即點頭宣佈以下重點工作分配:
     1.全面清查桃園縣市及周邊有犯罪前科,尤其是殺手型,或搶劫,殺人、窃盗,黑道等不良份子,通緝犯,由桃園市警分局,縣警局辦理。
     2.調查劉崇佑警員的背景及人際關係。由桃園市警察局辦理。
     3.檢查有無翻牆的跡象,由桃園市警局查辦。 
  4.明日起,由程真,王朝昌分別約談,市長夫人,其它家人,市長的人際關係,重點放在公私二大部份的恩怨情仇,有無公務糾葛,人事財務糾紛。
     5.重點查察在麻將間,除女佣以外的被害人,與陸市...待續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官邸血案 (2) | 高源小說

 (2) 蛛絲馬跡


    翌日上午,風雨交加,中午各電視台多以顯著擋位播報桃園市長官邸五死一重傷的消息、死亡名單中,有市長倒臥在側樓書房,保險箱被打開,裡面現鈔,金飾等被洗劫一空,數字不詳。
     在二樓麻將間,被槍殺的有,桃園縣議員黃增吉,桃園市文化局副局長吳李月,女佣簡秀月,市民代表鄭添來被擊中左前額,送醫急救中,有生命危險。
     大門警衛劉崇佑身中二槍,從前胸貫穿,死亡後,被人拖進警衛室,配槍遺失。
     在麻將間被槍殺的四個人中,除女傭簡秀月以外,口袋或皮包中的五百及一千元大鈔被洗劫一空,經警方初歩研判,本件應該是一宗強盗搶劫殺人案,做案人有二人以上,手法凶殘。
     消息傳開來之後,本案頓時震驚全島,桃園市警察局迅即派員封鎖現場,成立專案小組,展開調查,中午以後,風雨稍歇,台北市警政署署長偕高級警官及幹員等親自前往現場瞭解案情,因為這是宗全國性的重大刑案,眾目所視,有破案的必要性及急迫性,旋即成立聯合專案小組,由警政署派員主持偵辦及緝凶事宜,聯合專案小組由警政署三線二星的袁偉民率手下幹員程真,王朝昌等配合桃園市警察局刑事隊長柯進成等聯合主持。
     凶案現場的檢調工作在默默地進行,下午三點鐘以後
,陸續發行的各晚報均以頭版大標題刊出:
     「桃園市官邸血案,五死一重傷,搶劫?仇殺?」
     當天下午七時,颱風已經離去,餘下來的是綿綿細雨,桃園市警察局二樓會議室燈火通明,聯合專案小組的第一次會議由召集人袁偉民主持,因為桃園縣有緊密的地緣關係,難以置身事外,也派高級主管列席。
     而臨時勤務中心是設在市警局的一個獨立辦公室。
    會議開始,首先由桃園市警局刑事隊長柯進成做簡報,主要是針對案發後在凶案現場所作檢調而為初步的研判:
     1.官邸大門每天在下午六點以後都加鎖緊閉,七點後加栓,閒雜人等皆不准進入,鎖匠在外亦無計可施,除非有宅內人主動啟栓開鎖。
     2.從死者死亡時間研判,凶手潛入時間應為昨天晚上十時以後到今日凌晨之間,人數應在二人以上。

     3.死者均在近距離被射擊,現場所遺彈殼已送相關單...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官邸血案 (1-6 ) | 高源小說


出來的財物放進去。
     檢視一下,確定已經死亡,阿清迅速從書房撤出,關閉屋燈,輕輕地帶上房門,拎著手提箱,來到麻將間,嚇然看見房內又加了二具屍體,趕緊把麻將桌上的現鈔放進手提箱裡,說:
     「任務已經達成,撤!」
     二個人循樓梯走下來到客廳,新仔說:
     「我最後還要到裡面秀月的臥房去看看。」
     約三分鐘之後,阿清看見新仔手中拿著二個相片夾,透明塑膠片後面分別裝著二張彩色照片,一楨是新仔的單人照,一楨是新仔同秀月的郊遊雙人照。
       新仔把一樓的燈全部關上,退出房門,外面一片漆黑,感覺到風勢更強,雨勢開始漸漸在加大,庭院之內除了風雨以外,靜寂地沒有其它聲音。
     二人卸下面罩,來到大門旁的警衛室看到小劉無聲無息地躺在裡面,新仔取下他的佩槍,在風雨飄搖的街道上循原路快速地來到那褐色轎車的停車處。

     不久之後,轎車在昏暗的林蔭道上揚長而去...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官邸血案 (1-5 ) | 高源小說

「我的錢是在錢包裡。」

       阿清喝令:
       「快,從錢包裡拿出來,放在桌面上!」
        這些人使用的是籌碼,原來桌面上沒有現鈔,現在堆起來的鈔票有六、七十萬之多。
        這時,阿清用手槍指著一位年紀看來五十多歲的男士說:
        「保險箱在那裡,帶我去開保險箱!」
        「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到市長公館來打劫!」
         那蒙面人厲聲地說:
       「少囉嗦,我沒時間跟你磨菇,趕快帶我去開保險箱!」
       一位坐在椅子上,看來四十歲的先生說:
       「我是市民代表鄭添來,他是市長陸邦祐,你們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不怕槍劫殺人是唯一死罪!還不歇手!?」
        那蒙面人冷笑一聲說:
       「我知道你們是誰,在我們被判死刑以前,今天先教訓你們這些貪官污吏!」
     剛說完話,又是「砰!」地一聲,擊中鄭添來的左前額,只見他連人帶坐椅向後裁倒。
     親眼目睹此一情景,餘下的人方才瞭解,今天是遇到凶神悪煞,陸邦佑慌張地說:
     「有話好說,這位兄弟,保險箱在書房,我,我就帶領你去,請不要再殺人。」
     阿清離開麻將間前,給新仔使了個眼色,說:
     「這裡就由你來料理了。」
     陸邦佑走在前面,阿清持槍跟隨在後,只隔一間房,就來到書房,打開屋燈,這書房看來約有十五坪大,書桌前後二面都是木製的書櫥,陸邦佑忐忑地說:
     「兄弟,我給你開保險箱,你可要槍下留人!」
  阿清冷冷地說:
     「別囉嗦,你就趕快給我開!」
     走到書桌後面,用手按下還藏在牆壁下方的暗鈕,一扇位在右下方的木櫥打開,後面立即有一個鐵櫃呈現在眼前,陸邦佑花了不到一分鐘時間就把保險箱的門開啟。
     阿清這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身後舉槍向他後腦開了一槍,然後迅速地搜括保險箱裡的現鈔及金飾,為了置放這些東西,他在房間一個櫃櫥裡找到一個旅行用手提箱,於是,他把裡面的東西全部取出來,再把在保險箱取...繼續閱讀 1-6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官邸血案 (1-4 ) | 高源小說



 看一樓沒有人,新仔說:
「阿清,我們趕快上二樓」二樓傳來稀稀落落地麻將聲,以及說話聲,二個人靜悄悄地延樓梯往二樓攀登,接著搓牌聲及說話聲愈加地清淅,循著人牌聲,來到二樓右手邊第二間房,門是虛掩著的,阿清走在前面,推開房門,看見牌桌四周坐著三男一女,女士後面坐著一位看來像女傭的人,新仔也尾隨而至,二個人站在門後喝令:
「不許動,不許叫,手舉起來!」
    室內的人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驚吓住了,那位看來像是女傭的從椅子上站起來,驚叫著:
      「強盗,救命呀!」
        話剛說完,只聽到:
       「砰!砰!」二聲,她中彈倒地,其它的人一陣顫懼,阿清喝令:
       「快!把身上的財物都放在桌面上,快!」
       親眼目睹女傭的被射殺,眾人已經嚇破了膽,都乖乖地把錢從口袋裡掏出來,放在桌面上,那位女士囁嚅地指著背後牆邊一個五年櫥上的皮包說:
       「我的錢是在錢包裡。」
       阿清喝令:...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官邸血案 (1-3 ) | 高源小說



    
      門後響起拉鐵桿的聲音,隨著「卡差!」一聲,鐵門打開了,小劉披著警察穿的上衣,眼睛半睡半醒地不很高興地說:
「還錢,盡管白天來,這深更半眠地,又是颱風夜……


話還沒說完,新仔背後迅速地衝進一個壯碩大漢,小劉驚叫著說:
「是誰,你們要幹什麼!?
    
那大漢從腰間掏出一支手搶,也不由分說,近距離朝小劉前胸:
「砰!砰!」
    
開了二槍,小劉應聲倒地,臥在血泊之中,新仔則迅速地把邊門關上反扣。然後二個人經過雨棚向右拐去,來到較小那幢樓房的門口,從外向裡看去,一樓客廳是燈火通明,新仔用手稍為用力地敲敲門,沒有回應,他迅速地從夾克裡袋取出一長一短像鐵絲的工具,將短的那根彎鐵桿用手架在鑰匙孔下方,用較長的那根插進孔內,上下左右地,扭動了幾下,才半分多鐘,門鎖應聲開啟。


    
二人在門外戴上面罩只露出雙眼和嘴,右手握著手槍,潛入客廳,從明亮的燈光下可以看出他們的雙手戴有手套,所持的是長銃的滅音手槍。...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官邸血案 (1-2 ) | 高源小說


(1-2)

     小林在座位上點頭,另二位就調頭反身往原交义路口走去,才不到三分鐘來到路口,向左拐,對街就是那幢巨宅的正面圍牆,繼續往微陡的路面上行,不久來到這間巨第的正門。

     這二個神秘客從對街橫越街道,悄悄地迫近大門,在昏暗……朦朧之中可以看到正中間有二個車庫,車庫左邊是設有邊門的正門,右是設有邊門的側門。

    從巨第外向裡面仰望,左側是一幢面積較大的二層樓洋房,右側是一幢坪數較小的二層樓洋房,一、二樓屋內還透露出明亮的燈光,顯示,裡面還有沒就寢的人。

     二座門外,小型水泥廣場之上停放著五部汽車,其中有三部轎車,二部休閒車。

     這座巨第的大門面對著一條弓形路的路冲,另一面被高樓壓制著,從外面無法估算庭院內有幾許深。

     二位神秘客匿聲地走到正門的邊門,壯碩的那位閃躲一邊,清瘦的去按門鈴:一聲,沒有回應,再加長時間按一次,門後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好像有點不耐煩地說:
「外面是誰呀!都快一點了,半夜三更地!」
那清瘦先生隔著鐵門說:
「小劉是我新仔呀,特地來還錢的。」...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