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歹路黑白 第四部份 監獄風雲 (高源)


歹路黑白
第四部份 監獄風雲

詩序:蒼鷹之歌

                 第一節   械鬪殺警
                 第二節   風花毒月
                 第三節   新春宴會
                 第四節   青樓阿公
                 第五節   遁世
                 第六節   黑吃黑
                 第七節   腥風血雨
                 第八節   監獄風雲 ()
                 第九節   監獄風雲 ()
                 第十節   劫後餘生


官邸血案 (2-3) | 高源小說


(承上集)

南街特種營業的斷水斷電事件,鬧得滿城風雨,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利益團體,黑白二道,我曾經勸他,下一屆市長別選了,又不缺那點薪水花。」
     王朝昌又問:
     「知道妳先生在外有什麼紅粉知己嗎?知道是誰嗎?」
  何美儀苦笑著說:
  「你看像我先生這麼有能力,富魅力的男人會沒有女朋友嗎,可能還不止一位啦,只是天底之下的男人沒有幾個敢在老婆面前曝光的。」
  王朝昌發現她的見多識廣及言語犀利,說:
     「陸夫人,能告訴我一些劉警衛的私人生活及人際關係嗎?」
     何美儀徵搖著頭說:
     「我從來不打探別人的私事,劉警員來官邸才不到七個月,只知道他好賭,偶爾有人會來討賭債。」...
王朝昌覺得這項情報有價值,續問:
     「另外,關於妳家的陳師傅和女佣簡秀月,能透露些什麼情報嗎?」
  何美儀回答說:
     「據我所知,這二位都是單純的老實人,陳師傅頂多在下了班喝個小酒,別無其它嗜好,他命大,那天十點左右就走了,否則的話也不免是槍下怨魂,最冤枉的要算是簡秀月了,要不是伺候牌局,她每天幾乎十點多就睡了,另外只知道她一個多月以前交了個男友好像還來過官邸一次。」
      在把案情釐清以前,王朝昌不放過任何線索,說:「陸夫人知道這 位男友,姓什麼名什麼以及長相等嗎?
     何美儀說:
     「好像他們認識只有一、二個月,還郊遊過,只是我一直沒有看到過。」
     在旁邊坐著的陸聖仁開腔說:
     「我見到過一次,秀月好像是叫他新仔。」
      王朝昌說:
      「你們知道這位新仔姓什麼,名什麼,住在那裡嗎?」
何美儀和她兒子都搖頭。

     訪問及偵訊暫時告一段落,王朝昌留了個連絡電話給何美儀,說:

     「陸夫人,今後有任何妳認為有價值的情報及線索請不吝與我們連繫。」... 待續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官邸血案 (2-2) | 高源小說


(承上集)

長有什麼共同利益,利害關係。由程真,王朝昌辦理。
     6.在鄭添來恢復意識以後,徵得醫師的同意,前往醫院洽訊他在現場的所見所聞,由幹員程真、王朝昌辦理。
     散會前,表偉民宣佈說:
     「臨時聯合專案小組暫設市警察局,有什麼調查結果請儘速向本人報備。」
     柯進成發現,對於本案,袁警官是做多方面的規畫,並不侷限於搶劫殺人。
     案發第三天,聯合專案小組分頭做偵調,此時,風和雨都暫歇,據氣象台報告,颱風已經越過巴士海峽,往大陸西南沿海撲去。
     上午九點三十左右,在市長官邸右棟樓房一樓客廳裡,陸市長夫人何美儀,獨子陸聖仁,王朝昌及一位呂姓偵查技正四人在沙發上分邊坐下。
     王朝昌手持一台小型錄音機,嚴正恭敬地說:
     「陸夫人已經知道本人的來意,至於可否錄音,還須徵得夫人的同意。」
     何美儀的臉色黯然,未施粉脂,說:
     「王先生,我看錄音就免了罷,偵訊則盡量扼要些!」
     王朝昌點著頭,把錄音機的帶子取出來,放在身旁沙發墊上,開始訊問:
     「請問,案發當晚及次日清晨妳們在那裡,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嗎?」
     何美儀搖著頭說:
     「我同兒子及二個女兒都在這一幢二樓睡,當晚是颱風夜,只聽到房外的風雨聲。」
     何美儀轉過頭去問她兒子說:
     「你有聽到什麼特別的聲音嗎?」
     陸聖仁搖搖頭。
     王朝昌再問:
     「那天牌局是事先約好的嗎,有誰預先知道?」
     何美儀說:
     「那天是臨時起意,大約下午四點多,我先生打電話給我,交待說,下班之後約了幾位朋友和同事到家裡吃飯,然後打麻將,還說中颱風要來,市公所第二天可能不上班,因此,牌局會持續到第二天,要我交待廚子老陳準備晚飯及宵夜,女佣簡秀月把麻將間整理好,當晚約十點鐘,老陳把宵夜燒好,說風大,要回家去看看,就離開官邸,後來的牌局都是由簡秀月在照料。」
     王朝昌再問:...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2-3)





官邸血案 (2-1) | 高源小說


(承上集)
位鑑識。
     4.警員劉崇佑警槍被奪,但室內、屋內均無明顯打鬥痕跡。
     5.所採指紋已送相關單位比對,但是因為官邸面積很大,平日進出入等甚夥,所以指紋採取僅限於警衛室,右棟進門,麻將間,及書房。
     6.根據初步研判,現場遺失物件應僅限於配槍,現鈔及金飾,保險箱內其它物件,如股票,房地產權狀等均文封未動。
     簡報完畢,袁偉民說:
     「柯大隊長,跟據你的瞭解,到目前為止針對本案,你有什麼疑點或蛛絲馬跡麼?」
     柯進成略做思考,說:
     「根據我個人的初步發現,第一,除非做案歹徒翻牆,否則據研判的做案時間進入宅內,必須有宅內人移栓開鎖,特別是劉警衛開的門,第二、歹徒好像是知道,案發時現場有麻將局,而且是玩大的,否則前往搶劫不就可能撲個空嗎?」
     袁偉民點點頭表示稱許,說:
     「依你之見,重點發現是什麼呢?」
柯進成回答說:
    「我的意思是,宅內有人作內應,或歹徒為室內人的相識,而行動是經過精心策劃,並非臨時起意。」
     袁偉民再問:
     「依大隊長,歹徒行凶的動機是什麼呢?」
     柯進成回答說:
     「很明顯地,應該是一椿搶案,被劫走的金額應該在百萬以上,或更多,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現場竟然連一個活口都不想留,也未免太過份了吧!」
     對話完,袁偉民立即點頭宣佈以下重點工作分配:
     1.全面清查桃園縣市及周邊有犯罪前科,尤其是殺手型,或搶劫,殺人、窃盗,黑道等不良份子,通緝犯,由桃園市警分局,縣警局辦理。
     2.調查劉崇佑警員的背景及人際關係。由桃園市警察局辦理。
     3.檢查有無翻牆的跡象,由桃園市警局查辦。 
  4.明日起,由程真,王朝昌分別約談,市長夫人,其它家人,市長的人際關係,重點放在公私二大部份的恩怨情仇,有無公務糾葛,人事財務糾紛。
     5.重點查察在麻將間,除女佣以外的被害人,與陸市...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2-2)


官邸血案 (2) | 高源小說

 (2) 蛛絲馬跡


    翌日上午,風雨交加,中午各電視台多以顯著擋位播報桃園市長官邸五死一重傷的消息、死亡名單中,有市長倒臥在側樓書房,保險箱被打開,裡面現鈔,金飾等被洗劫一空,數字不詳。
     在二樓麻將間,被槍殺的有,桃園縣議員黃增吉,桃園市文化局副局長吳李月,女佣簡秀月,市民代表鄭添來被擊中左前額,送醫急救中,有生命危險。
     大門警衛劉崇佑身中二槍,從前胸貫穿,死亡後,被人拖進警衛室,配槍遺失。
     在麻將間被槍殺的四個人中,除女傭簡秀月以外,口袋或皮包中的五百及一千元大鈔被洗劫一空,經警方初歩研判,本件應該是一宗強盗搶劫殺人案,做案人有二人以上,手法凶殘。
     消息傳開來之後,本案頓時震驚全島,桃園市警察局迅即派員封鎖現場,成立專案小組,展開調查,中午以後,風雨稍歇,台北市警政署署長偕高級警官及幹員等親自前往現場瞭解案情,因為這是宗全國性的重大刑案,眾目所視,有破案的必要性及急迫性,旋即成立聯合專案小組,由警政署派員主持偵辦及緝凶事宜,聯合專案小組由警政署三線二星的袁偉民率手下幹員程真,王朝昌等配合桃園市警察局刑事隊長柯進成等聯合主持。
     凶案現場的檢調工作在默默地進行,下午三點鐘以後
,陸續發行的各晚報均以頭版大標題刊出:
     「桃園市官邸血案,五死一重傷,搶劫?仇殺?」
     當天下午七時,颱風已經離去,餘下來的是綿綿細雨,桃園市警察局二樓會議室燈火通明,聯合專案小組的第一次會議由召集人袁偉民主持,因為桃園縣有緊密的地緣關係,難以置身事外,也派高級主管列席。
     而臨時勤務中心是設在市警局的一個獨立辦公室。
    會議開始,首先由桃園市警局刑事隊長柯進成做簡報,主要是針對案發後在凶案現場所作檢調而為初步的研判:
     1.官邸大門每天在下午六點以後都加鎖緊閉,七點後加栓,閒雜人等皆不准進入,鎖匠在外亦無計可施,除非有宅內人主動啟栓開鎖。
     2.從死者死亡時間研判,凶手潛入時間應為昨天晚上十時以後到今日凌晨之間,人數應在二人以上。

     3.死者均在近距離被射擊,現場所遺彈殼已送相關單...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2-1)

官邸血案 (1-6 ) | 高源小說


出來的財物放進去。
     檢視一下,確定已經死亡,阿清迅速從書房撤出,關閉屋燈,輕輕地帶上房門,拎著手提箱,來到麻將間,嚇然看見房內又加了二具屍體,趕緊把麻將桌上的現鈔放進手提箱裡,說:
     「任務已經達成,撤!」
     二個人循樓梯走下來到客廳,新仔說:
     「我最後還要到裡面秀月的臥房去看看。」
     約三分鐘之後,阿清看見新仔手中拿著二個相片夾,透明塑膠片後面分別裝著二張彩色照片,一楨是新仔的單人照,一楨是新仔同秀月的郊遊雙人照。
       新仔把一樓的燈全部關上,退出房門,外面一片漆黑,感覺到風勢更強,雨勢開始漸漸在加大,庭院之內除了風雨以外,靜寂地沒有其它聲音。
     二人卸下面罩,來到大門旁的警衛室看到小劉無聲無息地躺在裡面,新仔取下他的佩槍,在風雨飄搖的街道上循原路快速地來到那褐色轎車的停車處。

     不久之後,轎車在昏暗的林蔭道上揚長而去...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
(2)

官邸血案 (1-5 ) | 高源小說

「我的錢是在錢包裡。」

       阿清喝令:
       「快,從錢包裡拿出來,放在桌面上!」
        這些人使用的是籌碼,原來桌面上沒有現鈔,現在堆起來的鈔票有六、七十萬之多。
        這時,阿清用手槍指著一位年紀看來五十多歲的男士說:
        「保險箱在那裡,帶我去開保險箱!」
        「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到市長公館來打劫!」
         那蒙面人厲聲地說:
       「少囉嗦,我沒時間跟你磨菇,趕快帶我去開保險箱!」
       一位坐在椅子上,看來四十歲的先生說:
       「我是市民代表鄭添來,他是市長陸邦祐,你們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不怕槍劫殺人是唯一死罪!還不歇手!?」
        那蒙面人冷笑一聲說:
       「我知道你們是誰,在我們被判死刑以前,今天先教訓你們這些貪官污吏!」
     剛說完話,又是「砰!」地一聲,擊中鄭添來的左前額,只見他連人帶坐椅向後裁倒。
     親眼目睹此一情景,餘下的人方才瞭解,今天是遇到凶神悪煞,陸邦佑慌張地說:
     「有話好說,這位兄弟,保險箱在書房,我,我就帶領你去,請不要再殺人。」
     阿清離開麻將間前,給新仔使了個眼色,說:
     「這裡就由你來料理了。」
     陸邦佑走在前面,阿清持槍跟隨在後,只隔一間房,就來到書房,打開屋燈,這書房看來約有十五坪大,書桌前後二面都是木製的書櫥,陸邦佑忐忑地說:
     「兄弟,我給你開保險箱,你可要槍下留人!」
  阿清冷冷地說:
     「別囉嗦,你就趕快給我開!」
     走到書桌後面,用手按下還藏在牆壁下方的暗鈕,一扇位在右下方的木櫥打開,後面立即有一個鐵櫃呈現在眼前,陸邦佑花了不到一分鐘時間就把保險箱的門開啟。
     阿清這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身後舉槍向他後腦開了一槍,然後迅速地搜括保險箱裡的現鈔及金飾,為了置放這些東西,他在房間一個櫃櫥裡找到一個旅行用手提箱,於是,他把裡面的東西全部取出來,再把在保險箱取...繼續閱讀 1-6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