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官邸血案 (1-3 ) | 高源小說



    
      門後響起拉鐵桿的聲音,隨著「卡差!」一聲,鐵門打開了,小劉披著警察穿的上衣,眼睛半睡半醒地不很高興地說:
「還錢,盡管白天來,這深更半眠地,又是颱風夜……


話還沒說完,新仔背後迅速地衝進一個壯碩大漢,小劉驚叫著說:
「是誰,你們要幹什麼!?
    
那大漢從腰間掏出一支手搶,也不由分說,近距離朝小劉前胸:
「砰!砰!」
    
開了二槍,小劉應聲倒地,臥在血泊之中,新仔則迅速地把邊門關上反扣。然後二個人經過雨棚向右拐去,來到較小那幢樓房的門口,從外向裡看去,一樓客廳是燈火通明,新仔用手稍為用力地敲敲門,沒有回應,他迅速地從夾克裡袋取出一長一短像鐵絲的工具,將短的那根彎鐵桿用手架在鑰匙孔下方,用較長的那根插進孔內,上下左右地,扭動了幾下,才半分多鐘,門鎖應聲開啟。


    
二人在門外戴上面罩只露出雙眼和嘴,右手握著手槍,潛入客廳,從明亮的燈光下可以看出他們的雙手戴有手套,所持的是長銃的滅音手槍。...  待續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官邸血案 (1-2 ) | 高源小說


(1-2)

     小林在座位上點頭,另二位就調頭反身往原交义路口走去,才不到三分鐘來到路口,向左拐,對街就是那幢巨宅的正面圍牆,繼續往微陡的路面上行,不久來到這間巨第的正門。

     這二個神秘客從對街橫越街道,悄悄地迫近大門,在昏暗……朦朧之中可以看到正中間有二個車庫,車庫左邊是設有邊門的正門,右是設有邊門的側門。

    從巨第外向裡面仰望,左側是一幢面積較大的二層樓洋房,右側是一幢坪數較小的二層樓洋房,一、二樓屋內還透露出明亮的燈光,顯示,裡面還有沒就寢的人。

     二座門外,小型水泥廣場之上停放著五部汽車,其中有三部轎車,二部休閒車。

     這座巨第的大門面對著一條弓形路的路冲,另一面被高樓壓制著,從外面無法估算庭院內有幾許深。

     二位神秘客匿聲地走到正門的邊門,壯碩的那位閃躲一邊,清瘦的去按門鈴:一聲,沒有回應,再加長時間按一次,門後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好像有點不耐煩地說:
「外面是誰呀!都快一點了,半夜三更地!」
那清瘦先生隔著鐵門說:
「小劉是我新仔呀,特地來還錢的。」...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官邸血案 (1) | 高源小說


(1) 颱風午夜

     月色昏暗,風如吼,這是八月上旬桃園市的一個靜街,時間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多,附近街道上的車輛,行人零散疏少,原因是日間氣象台報導午夜以後將有中度颱風過境。
風勢逐漸地增強,吹動著街道二旁的樹枝隨風擺動搖曵,好似猙獰的怪手意圖迎向來人。

     這時候一輛褐色的轎車打著半明的前燈緩緩地駛向一幢高於路面的側牆左邊的街道,車輪緩緩地滾過了交义路口,超越了斑馬線約有五十米,在街道右邊的一個白線框起來的收費停車位停下,熄火,關車燈。

     由於颱風的關係,街燈大多熄滅,月姑娘被層層飛動的烏雲遮住,街道一片漆黑,令人無法辨識這輛轎車的車種,車牌號碼。

     轎車的右後門打開,先後走下來二個人,都着深色的衣褲,上身是黑色的夾克,先下車的那位先生看起來比較清瘦,身高約172公分,後下車的身材比較壯碩,身高約178公分,臉上戴著一副黑框眼鏡。

     那位壯碩的先生用力關上後車門,隔著前右車窗,跟駕駛座上的先生說:
     「小林,你就在這等,我倆很快把事情擺平。」... 繼續閱讀


官邸血案章節
(1) (1-2) (1-3)

股海女神龍 (完)

民國99年上半年,她買了一檔大陸通路股「燦坤」,運氣好,提早發動,賺了權息加價差,約五成,獲利了結後,把資金轉入一檔自行車雙雄的美利達。他早已下功夫研究到它的基本資料,且該股業已「盤整」了一年。
     蘇茜,不是蘇后盈現在的心情跟擁有「X晟」股時完全不同。那時是坐「雲霄飛車」,現在是「穩心等待」。
    

(6)
     在此,蘇后盈祝股民「兔年行大運」。另外提醒,在古中國,「兔」是「卯」,卯是屬木的,別給「金兔」騙了。
     還有,別給「紅包行情」騙了,應想到底「紅包」是誰給誰?

()




章節

(1)(1-2) (1-3)(1-4)
(3) (3-1(3-2) (3-3) (3-4) (3-5) (3-6)
(4) (4-1) (4-2) (4-3) (4-4) (4-5)
(5) ()

股海女神龍 (5)

(5)
     這是2011年,民國100年,蘇茜於2001年把名字改成蘇后盈,原來的姓名讀起來「蘇茜」心裡是一直毛毛地。就到戶政事務所改成了現在的姓名,讀音是「輸後贏」。說得也很怪,從若干年前在X晟股上輸了上千萬後,從此就一直是小輸是偶然,最終都是贏,她的策略是:
一、絕對買信用良好上市公司股票
二、本益比在20以下,愈低愈好
三、分批承接,作中長期投資,不必天天看盤
四、不搶短,不做當冲
五、不做融資
六、不開雜貨舖,以資金1000萬論,保持三到五檔
七、她早已了解股市若有明牌,則分析師自己買就發了,何必做分析師呢!
八、利空頻繁時,常常是買點,大利多出來時,常是賣點,特別是在股價高檔之時。
九、主力早已式微,現在市場上的主力,一直是主力的大股東,及次大主力「法人」,「法人」是不會碰地雷股的,如若干年前盛傳跳票的「X晟」股。不過,她已知道,有時法人也會採到「地雷」。

十、隨時注意全球的經濟情勢,如2000年的美國金融風暴,雷曼事件等;區域性的經濟情勢,如台灣、大陸ECFA的簽訂等 ... 繼續閱讀


章節


(1)(1-2) (1-3)(1-4)
(3) (3-1(3-2) (3-3) (3-4) (3-5) (3-6)
(4) (4-1) (4-2) (4-3) (4-4) (4-5)
(5) ()

股海女神龍 (4-6) 高源小說

現在,蘇茜實事開始慌了手腳,手中350張股票,一個跌停竟然就是一百萬元。接著,更嚴重的問題來了,在報紙刊登出X晟公司跳票的消息後,又連續跌3支停板,股票因乏人問津,每天跌停掛出都賣不掉。她面臨一個從未遇過的殘酷事實,只要再跌不到半支停板,預計就會收到復華的保證金補繳通知。
     想到了斷頭,她的心打了個大寒顫。為了籌錢,她先把手中其它持股全部殺光。另外,一方面偷偷地到銀行去辦房屋抵押貸款。另一方面著手跟親朋好友告貸,她聽說,復華的保證金補繳通知書寄到當事人手中後三日內若不繳款,則會通知證劵行從第四日起在市場上市價賣出股票,若賣出後的金額低於保證金的話,證金公司還會依法追討其差額。
     往後的一段日子哩,蘇茜是生活在懊惱及後悔的情緒裡。在靜思之中,她發現自己是中了分析師和股票作手「養、套、殺」的陷阱。而問題的根源則是無知及人性的弱點「貪、嗔、癡」。
     因為X晟在往後的幾個交易日裡持續跌停,賣都賣不掉。蘇茜無奈,只好按證金公司所列金額補足保證金,俾免被斷頭。
     X晟跌道24.3元才暫時止跌,蘇茜已無心戀戰,心如刀割地把350張股票全數殺出,毛估一下,在這支單股上,總共損失了約一千萬元,那棟向銀行貸款的房子不久被迫以賤價賣出。


     唯一令蘇茜覺得還算慶幸的是,X晟後來跌到8元,如果未在24元左右全部殺出,則自己面對的將是傾家蕩產,想到這裡,不禁地驚出一身冷汗。現在,蘇茜實事開始慌了手腳,手中350張股票,一個跌停竟然就是一百萬元。接著,更嚴重的問題來了,在報紙刊登出X晟公司跳票的消息後,又連續跌3支停板,股票因乏人問津,每天跌停掛出都賣不掉。她面臨一個從未遇過的殘酷事實,只要再跌不到半支停板,預計就會收到復華的保證金補繳通知。
     想到了斷頭,她的心打了個大寒顫。為了籌錢,她先把手中其它持股全部殺光。另外,一方面偷偷地到銀行去辦房屋抵押貸款。另一方面著手跟親朋好友告貸,她聽說,復華的保證金補繳通知書寄到當事人手中後三日內若不繳款,則會通知證劵行從第四日起在市場上市價賣出股票,若賣出後的金額低於保證金的話,證金公司還會依法追討其差額。
     往後的一段日子哩,蘇茜是生活在懊惱及後悔的情緒裡。在靜思之中,她發現自己是中了分析師和股票作手「養、套、殺」的陷阱。而問題的根源則是無知及人性的弱點「貪、嗔、癡」。
     因為X晟在往後的幾個交易日裡持續跌停,賣都賣不掉。蘇茜無奈,只好按證金公司所列金額補足保證金,俾免被斷頭。
     X晟跌道24.3元才暫時止跌,蘇茜已無心戀戰,心如刀割地把350張股票全數殺出,毛估一下,在這支單股上,總共損失了約一千萬元,那棟向銀行貸款的房子不久被迫以賤價賣出。

     唯一令蘇茜覺得還算慶幸的是,X晟後來跌到8元,如果未在24元左右全部殺出,則自己面對的將是傾家蕩產,想到這裡,不禁地驚出一身冷汗。


章節

(1)(1-2) (1-3)(1-4)
(3) (3-1(3-2) (3-3) (3-4) (3-5) (3-6)
(4) (4-1) (4-2) (4-3) (4-4) (4-5) (4-6)

股海女神龍 (4-5) 高源小說

  X晟在約十點三十分左右時漲停打開,曾下殺到54元,成交量明顯放大,但是不到十一點,又漲停鎖死。
     次日,八點三十分,BB Call收到談老師的傳訊「持股抱牢,將創新高Vo」。
X晟在開盤後十分即漲停59元,蘇茜因為早上有事,而理想價80元上有一斷距離,她就安心地外出辦事去了。
     中午辦完事回家,打開電視「股市大盤走勢分析」發現X晟收平盤55.5元。
     週三,X晟開平高盤56元,蘇茜因為存摺裡還有餘款,在掛進30張。不料,從十點以後就逐步盤底,盤中還曾打到跌停,最後以53元收盤。
     按照以往X晟的走勢軌跡,盤整以後再上是非常正常的事,也曾下跌一到二成之間後再創新高。週四以平低盤開出,盤中最高曾來到53.5元,盤尾打到跌停鎖死,蘇茜感覺有點怪怪地。
     週五開盤49.5元,收盤49元,小跌5角,目前X晟持股350張,已無加碼餘地。
     從此以後的幾個交易日,X晟呈盤跌之勢,每天5角、1元的跌。蘇茜還是有耐心地等待它的回升,只是股價已跌到成本邊緣,沒什麼賺了,最令人感到納悶的事,已前三天二頭都會收到來自談老師的傳訊,到如今已有十多天沒消息了,而談老師在電視上的節目已經消失了近二個禮拜,種種跡象都是怪怪的。
     次一個交易日,X晟竟以跌停作收43.2開出,鎖死到終場,蘇茜的發財夢醒了一半,她算計著,再跌一支停板,就開始要賠錢了。此時她的信心已動搖,但是還未完全死心,次日早晨八點五十分一過,急忙地打電話給營業員,X40.1元跌停價掛出150張,她開始再執行停損,但令他相當失望的是,直到收盤,一張也沒賣掉...繼續閱讀




章節

(1)(1-2) (1-3)(1-4)
(3) (3-1(3-2) (3-3) (3-4) (3-5) (3-6)
(4) (4-1) (4-2) (4-3) (4-4) (4-5)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