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新笑林廣記 第四節 藍綠系出同源

第四節 藍綠系出同源

   台灣百姓何被藍綠對決搞(玩弄)了數十年,結果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漁翁是誰,有時是藍,有時是綠,何必贅述。
   當漁翁得了利,滿載「蛤蚌、魚蝦」 回府,炒、煮、蒸、海鮮火鍋,任憑「漁翁、漁婆」。
   知道「蛤蚌」是誰嗎?奉勸呆民,從此敬謝「藍綠」,歡迎「五彩繽紛」「福國利民」。
   誰搞「藍綠」不談「福國利民」就沒票。修理「漁翁」們一、二次,保證「回頭是岸」。
   原來,搞「藍綠」是最廉價的「廣告」和「騙術」。
   話說,人間的五基本色為「紅、黃、藍、白、黑」。其中,藍綠都是一色,深淺不同而已。
   別被騙去。
   而美國的民主,共和是黨的Pronoun,難道,共和就不民主?或反之,民主就捨共和嗎?

新笑林廣記


新笑林廣記 第三節 台灣三爛

第三節 台灣三爛

   所謂三爛者,乃爛政權,爛司法,爛經濟。
   證據是:無能,Bumbler,遍地貪腐,遍地肥貓加淘空,保
證有人為此「名留爛史」。恐怕十殿閻王羞見此等之人。
   台灣司法是筆者發現的最大爛象,看到了什麼,都在本欄司法奇航中覆列。都四年,三十萬言,最令人好奇者是「自尊心超強的司法」被人批判得「體無完膚」竟然「依然故我,我行我素」,包括新近提名的監委「更爛」。
   常聽台灣高官說「依法行政」,「台灣是民主法制的國家」,依五十年來的觀察,以上很多是「假象」。這「法」是誰交的法,誰在執行的法,甲官執行A法的執行方法和結果跟乙官執行A法相異。甲法官判A案,跟乙法官辦A案結果不同,可以「血淚斑斑形容」之,說不定有朝一日換了筆者做法官,同一A案,會異於前者,信不信由你。所以,有言台灣司法是“輪盤賭”。
   而司法應是服貿的關鍵問題。
   當台商到中國大陸去做生意,產生了糾紛,請問,最後面對的是什麼?是亞洲14國司法評比倒數第二、三的國家。
   請問台灣的陸委會,或海基會有無對台灣在大陸面臨的「修理」做過「調查」「分析」,大概是「黑箱吧」。
   這也是筆者在前文中提到過的「木馬」。
   至於台灣,執政者,乃至於縣市首長的「貪腐」「淘空」直可以「爛土飛揚」形容之。
   其實,三爛是互為表裡的,只是「若干呆民仍矇在鼓裡」。

   報載,國民黨雙北共組「勝立連線」,茲建議速組「除爛連線」,難道選民會把票投給爛的嗎?太天真了吧!


新笑林廣記 第二節 法院是誰家開的?

第二節 法院是誰家開的?


   據報載,台北地方法院法官張瑜鳳被「拔除」庭長之職(620日左右)。
   本來嘛,人生有起有伏,職位有昇有降,收入也有22K30K,都不稀奇,奇怪的是:
. 法官張瑜鳳是定審判「國民黨告王金平而王金平勝訴的一審法官。
. 拔除日適在涉案二審上訴審查前。
. 34位庭長中,法官張瑜鳳是唯一被拔除的。
請問,這跟「台灣法院是誰家開的」有無相關?
   什麼?您說「台灣法院是國民黨」開的,答案是「可能只對了一部份」。
   其正確的答案是「掌權者開的」。
   想,有朝一日本人「不幸」當上了總統,在「任命」某長時,一定先「召見」之,包括「大法官」,「司法院院長」,「法務部部長」,「檢察總長」。首要之務是探訊其「意向」,什麼「意向」,猜猜看。
   到那時,同胞們再仔細地想想「法院是誰開的」。
   告訴同胞們,當「奴性」存在一日,就不會有「獨立審判」的鳥事。(因不合乎人性)。


22K怎麼產生的 (特權?)


22K怎麼產生的 (特權?)
   據知,那大作家詩人的老婆「偏憐女」,早逝,不禁地令人「淚潸潸」,「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當拜讀「君入楚山裡,雲亦隨君度湘水」。心忖「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不禁地,悲從中來。
   談畢右全文,回返「前言」也許,在很多很多年後,我家那些後生小輩,會說「曾有一個奶奶,在孫兒繞膝之後,還努力唱著詩歌,希望我們大家不要忘記這人類文化中最經典,美麗,無可取代的璀璨」!
   註:從右,筆者可以強烈地感受到那「偏憐女」對窮老公的愛,讀來令人鼻酸。
   而那位「奶奶」(查是連方瑀)自鳴是「人類文化中最經典,美麗,無可取代的璀璨」。據知,中國詩人史中似乎只有「他捧」,從來未見到自擂。竟還諭「人類文化中」云云。「台灣文化中,竟還不滿足,建議,外太空史吧」。
   詩云「越王歌舞今何在,時有鷓鴣飛去來」,不懂此寓意的建議勿做詩人。「一富錢成萬民苦」者更勿論矣。
   註:鷓鴣夫婦常對鳴(唱):「行不得也哥哥」。

新笑林廣記


新笑林廣記 第一節 年華如詩 <連方瑀著>

新笑林廣記

第一節 年華如詩 <連方瑀著>


   話說,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詩詞歌賦有喜怒哀樂。
   出身中國小姐」,天賦異稟,老公位居「一人之下」,財產「富可敵國」。有朝一日,犬子榮台北市長。繼而高中總統 –光宗耀祖。人生夫復何求,羨慕、羨慕。羨慕!!
   果再「名登才女」之籍,不由得令人冥想「此曲唯有天上飄,人間難得幾回春」。
不禁地令筆者思考到:
一、此等好詩()絕句,從何而來,霓裳月曲?
二、那遊民,22K同胞們的詩詞歌賦,如何下筆,由誰來管呢?
三、果非名「連方瑀」者文能上報乎?
   右詩云「楚山秦山皆白雲,白雲處處常隨君,常隨君」。註:這「君」應是指「連戰」,大官,巨富。大官—巨富豈會伴以「烏雲」?
   詩云「謝公最小偏憐女,自嫁黔婁百事乖,故我無衣搜盡篋,泥她沽酒賣金釵」。
註:黔婁者,窮書生也(元慎)
   「我」唐大詩人元慎,西廂記原著者。
   偏憐女無銀買衣,賣金釵,給窮老公沽酒。詩云「誠知此恨人人有,貧賤夫妻百事哀。」

註:富人的錢是怎麼來的(炒房地產?)